正能量语录_青春励志语录_创业经典语录-语录大全
菜单导航

秋天,是银杏树最美的季节

作者: 甘诺颖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5日 22:37:16
  秋天,是银杏树最美的季节。叶子起初是绿中带黄,接着变成了黄绿色,到了深秋,满树都变成了金黄色。下面是美文網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银杏的情感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关于银杏的情感散文随笔:又见银杏

  老家天水有一条路叫青年北路,青年北路的银杏树漂亮极了,朋友圈里天天都在晒那一树树金黄,有人发的题目是“满城尽带黄金甲”,还有人说是“刘海撒金钱”,《秦州微刊》的老师们更是笔下生辉,字里行间俱是龙城秋色,俱是一片眷恋、赞叹与感慨。李文玉老师的诗句更是大气磅礴,读来让人浮想联翩,他写道:

  “闻听刘海到龙城,一夜抛撒万斗金。

  一衢光振皇家气,万首诗成盛世吟。

  无缘采撷薰书卷,有心盈藏济时贫。

  一帧玉照作常念,莫学欧阳怨秋声。”

  在这风儿清冽的夜里,默默读着诗句,静静想着家乡,想着家里那些亲亲的人、那些一路上相伴左右的事,心里便涌上一股温情。

  我是在老家长大的,老家是一个山青水秀、安静温和的小山村,那里更多的是高大的白杨树,遒劲的槐树,还有硕壮粗实的柳树,也有那苹果树梨树,和有着肥大叶片的梧桐树,山里面那些酸梨树、面梨树,石枣、酸刺、柬子的,密密麻麻、郁郁葱葱,有些算不得树了。

  只是到了秋天,白杨树金黄,梨树火红,漫山遍野油画一般,一阵风吹过,叶子们哗啦啦唱着,更有那槐树的小小叶片,花雨一般,好看极了。那时候,我们小孩子,也没有油画棒,更没有什么玩具,河边树下山坡果园就是我们的天地。

  我们拣了最大最漂亮的叶子,轻轻卷起来,把叶柄轻轻穿插过页面,就是一只卷着翅膀的小鸟了。或者,把叶子从叶尖顺着主脉络轻轻撕成两半,根部连着,然后把两半叶片交叉着,再卷起来,让叶柄穿过两半叶片的交叉处,一只有着两只翅膀的可爱小鸟就做好了,我们一边举着小鸟在风里跑,一边“嘎呀嘎呀嘎……”学着喜鹊叫,树叶纷纷落下来,像蝴蝶飞舞,我们纷纷在树间跑,像小鸟穿梭,整个童年便快乐得像风一样了。

  那些叶子是我们最亲密的玩伴,是我们心里最好看的玩具,有时候,我们也把白杨树的叶子捡起来,把叶柄用头绳扎起来,做成一个毽子来踢,树叶做的毽子耐用,可是叶片光滑有点硬,没有七叶花叶子柔和,总是觉得不好踢,就拿长长的头绳系着一端,拉着抡着玩,转得呼呼的,只听见风的声音,喊着“开飞机了……”转得晕了,就蹲在地上,觉得地在起伏,树在旋转,比一比谁转得时间长,心里确是别样的高兴。

  我们还会把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叶子串成项链,串成裙子,挂在胸前,系在腰间,那些简单而快乐的日子也便像一片片叶子一样五彩缤纷了。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树叶。那时候,我大约有十二三岁吧,有一个机会跟着外婆去城里,城里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叫婷婷,按辈分,我要喊她“娅娅”,也就是城里人说的“姨姨”,其实,她比我小好几岁呢。

  她有着白白细细的皮肤,眯眯笑笑的眼睛,头发柔软而服帖,衣服干净而洋气,而我,只是一个傻傻的土里土气的乡里娃。她有两个姐姐,她们对我都很友好,因为,她们说,她们喜欢我写的作文。

  一天傍晚,她带我去了她家屋后的玉泉观,那是一座很漂亮的山,山上有庙宇,有小桥亭子,还有有各种各样的树和花草,这些都是我在乡下从来没有见过的。

  我们走过一片树林,风吹得簌簌作响,一片明亮的黄色让我眼前一亮。那是一片才长了不久的小小的树,还没有我们的小手腕粗,最让我感到特别的就是那满树的明黄,亮亮的,小小的,片片都在微笑,片片都在唱歌,片片都像是温柔的眯眯的眼睛。婷婷捡起一片给我看,竟然像一把小小的扇子,轻轻地伏在婷婷白白的手心里,可爱极了,好看极了。

  我拿起来,仔细地看着,小心地捏着那细细的叶柄,透过阳光,看着那极细微的叶脉,生怕一不小心就弄疼了它,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银杏叶。我小心翼翼地带回了几片,夹在了我喜欢的书里面,多年以后翻到,看见它还是原来的样子,而那时候我已经长大了。

  后来,在城市里生活,经常会看到路边的银杏树,春天发芽吐蕊,夏天萤扇青绿,到了秋天,便一树金色。我总是行色匆匆,再也没有细细看过那一片片美丽的叶子,而它们,一直就在我的身边。

  零八年左右吧,应了一个朋友的邀请,去参加一个诗歌朗诵活动,有幸到了育生巷一个古民居的院子里,让我惊讶并为之震撼的是,那里有一棵一百多年树龄的银杏。

  树干粗壮,树冠如盖,树上的白果繁硕密集,树下更是零落满地。我站在那所古老的院子里,站在如此繁茂的银杏树下,想想一个多世纪的变迁,再看看院子里的木格花窗、青苔浓荫,就觉得生命是如此神奇,岁月是如此沧桑,而我们那些悲伤、郁闷、患得患失,顿时变得无足轻重。再查查资料,才知道银杏是一种濒临灭绝的古老树种,生长速度很慢,寿命很长,四十年才会大量结果,是植物界的“活化石”。

  站在这样一棵“活化石”面前,心里不禁升腾起一种对生命、对自然的敬畏与膜拜。物竞天择、因缘造化,世界上总有一种东西,会让人在瞬间变得谦卑而沉静,年长的银杏树就是这样。

  因为这样的机缘,我便对银杏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一四年的时候,我在好友的公司里上班,而上班的地方就在青年北路的北端,青年北路两旁,则长满了银杏树。

  记得初来天水城里时,这些银杏树很小,十多年来忙忙碌碌,不曾细细留意,待有了心思去看,只见她们已经长得枝繁叶茂,不再是当年的婷婷玉立,更添蓬勃生气了。

  眼瞅着初春的风里,小小的叶片悄悄探出头来,怯怯地探看着这个世界。到了夏天,一片片小小的扇子便在枝头轻轻歌唱了,每每走过这条路,走过这些银杏,心里总是充满了温暖,觉得生活也柔和了许多。第二年秋天,正是银杏盛装的时候,我便匆匆离开了天水,离开了小城里的一片金黄。

  前天早上,突发奇想,想出去走走。遂信步来到了青年路,这是天津市里一条很普通的路,和其它地方没有什么区别。而当我回头看见一地金色的银杏铺满地面的时候,便默默停下了脚步。

  我看见小区里两排硕大的银杏树,旁若无人地怒放着,灿若云霞,光华耀眼。倏忽间,我分不清,这是天水青年北路还是天津青年路,是老家的银杏一夜间来到这里,还是我瞬间飞回了老家。一样的秋色,一样的银杏,一样的金黄,一样的情思,一样的你和我,隔着时空的天涯,默默对望着,一时间任泪光模糊了双眼,模糊了归途,模糊了你的容颜,你的声音,你的温柔与漫漫眷恋。

  打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与好友分享。好友说,天水这么美啊,这银杏,这景色,看着像是欧洲。我想,千里万里,应是他乡做故乡吧。这时候,看到了微信里张姐发的图片,看到了《秦州微刊》里老师们为银杏题写的诗句。

  青年北路的银杏花雨里,张姐静静地笑着,长长的大衣泛着暖意,而她胸前那一抹红色的围巾,像一束鲜艳的花,灿烂地开放着。青年北路的银杏,因了她的笑容而更加温馨,她的热情因了风景而更加美丽。

  其实,这街道、这银杏、这记忆、这些深情的诗句,那些走过的路,那些牵牵挂挂的人,都是我们生命里最珍贵的缘分,她们会在我们的生命里陪我们一程,或者用心相伴,或者遥遥相望,或者默默相忘,而我们的每一个日子,确是因为这些而温润平和,充满期待,充满温暖。

  关于银杏的情感散文随笔:永远的银杏

  那天,妻子从顺昌喝喜宴回来,进门便说:“王同志,看我给你带回了什么?”我打开手袋,惊喜发现,居然是一包我最喜欢的银杏果。我突然觉得岁月匆匆,一晃又是一个深秋,家乡的银杏叶黄了。于是,我请了年休假,在这灿烂的季节,再次来到了宝山银杏村。

  记得儿时,每至深秋,父亲做工作组下乡回来,总会从他的军绿包里抓出一把银杏果(俗称白果),分给我们兄弟姐妹。我便急不可待跑到灶口将银杏果放在小铁铲上,然后送进锅灶木炭内烘烤,当听到“劈啪”的声响,看见银杏核由白至褐开裂后,就可以拿出来美美的享受一番了。

  每当这时,忙碌着做饭的母亲又要提醒了:“兴儿,白果有毒,不能多吃,每次只能吃6-7粒哦,记得把核仁里的针芯拿掉”。我半信半疑,最终还是狠狠地全吞进了肚子,那种美味在我的记忆里就是母亲的味道。直到今天,虽然母亲早已远去,但我仍遵循母训,无论对错,每次都只敢吃上6-7粒。

  后来才知道,白果是生长在被称之“活化石”的银杏树上。银杏是第四纪冰川运动后遗留下来的裸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因其叶片的形状如鸭脚掌,又名鸭掌树。银杏树生长很慢,结果也慢,有“三十而生”和“公植树、孙得食”的说法,因此又叫公孙树。

  家乡的银杏树主要分布在大干镇土垅村上湖自然村和洋口镇的田坪村,其它乡镇也有零星点缀。位于宝山的上湖村,被人们亲切地称为“银杏村”。村里散落着20多棵古朴苍穹的杏树,早在宋朝时期,这些树就已生长在此。谁能想到它们已穿越时空,经历过宋朝的风,元朝的霜,明朝的雪,清朝的雨,见证了家乡沧桑与辉煌,无论气候变化,世态变迁,它们至今仍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繁衍着子孙,挥洒着生命的坚强与美丽。

  银杏浑身是宝,因银杏果和银杏叶有清火、降血脂、血压、抗癌、增强人体免疫力等功能,因此近些年身价倍增。当地村民按祖传习惯将大大小小的银杏树划分到每户人家保护和管理。

  上湖村山峦叠嶂,人文和自然景观独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元代全仿木石构建筑----宝山寺大殿坐落于此。这里从古至今一直存在通天大圣和齐天大圣信仰。宝山之巅的南天门,有仿木石构大圣庙,庙内神龛上供奉有孙悟空塑像。庙内左右石碑各书有“齐天大圣”、“通天大圣”兄弟神位。据考证,其神位早于吴承恩《西游记》成书200多年。后来,张纪中版的《西游记》中,猪八戒在高老庄娶媳妇的几出戏也全部在村里拍摄完成。说来也巧,该村大多数村民也都姓“高”,或许,当年吴承恩笔下的孙大圣还真出自顺昌宝山。

  每年的11月中旬至12月中旬,是到此旅游和摄影创作的最佳时节。深山云雾缭绕,层林尽染,秋意醉人。每当秋风徐来,落叶缤纷,果实坠满遍地,家家户户、大人小孩便背上竹篓忙着去拾捡杏果,整个村庄呈现出一幅丰收、喜悦、亮丽的画卷。

  在村的中央曾经有一棵银杏王,刚劲挺拔,高30多米,树干胸围达7米,像一位高大的将军或是尊敬的长老守护着这个村庄及弱小的银杏。每年春天,它通过传花授粉,来哺育着下一代。大树下,大人们悠闲地拉着家常,而孩子们则围着树王嬉戏玩耍,小狗们相互追逐打闹,整个村庄一派温馨、祥和。

  前些年,这棵树王还是熬不住岁月的冲击,最终倒下了。忽然间,村里好像失去了什么,一种失落、一种悲戚,油然而生。每次我来到这里,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朝着树王曾经生长的地方望去,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棵银杏一直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想抹却怎么也抹不去。今年再度来到此地,我惊奇地发现,周边的银杏树已经茁壮成长起来,村庄又展现出别样的容颜。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树王急匆匆地离去,是为了让小树能尽快成长而奉献出了本应属于它的阳光、土壤和水分,它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后代,树王并没有逝去,这是爱的传递和生命的延续。

  我猛然领悟,这棵银杏就像我的父母一样,多少年来,为我们遮风挡雨,精心呵护,以自己刚正不阿的性格,乐观向上的态度,自强不息的意志,无私奉献的精神和忠孝仁义的家风,言传身教,默默为子孙后代塑造了学习的榜样,激励着我们前行的步伐。

  关于银杏的情感散文随笔:银杏

  银杏,我思念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叫公孙树。但一般人叫你是白果,那是容易了解的。

  我知道,你的特征并不专在乎你有这和吉相仿佛的果实,核皮是纯白如银,核仁是富于营养--这不用说已经就足以为你的特征了。

  但一般人并不知道你是有花植物中最古的先进,你的花粉和胚珠具有着动物般的性态,你是完全由人力保存了下来的奇珍。

  自然界中已经是不能有你的存在了,但你依然挺立着,在太空中高唱着人间胜利的凯歌。

  你这东方的圣者,你这中国人文的有生命的纪念塔,你是只有中国才有呀,一般人似乎也并不知道。

  我到过日本,日本也有你,但你分明是日本的华侨,你侨居在日本大约已有中国的文化侨居在日本的那样久远了吧。

  你是真应该称为中国的国树的呀,我是喜欢你,我特别的喜欢你。

  但也并不是因为你是中国的特产,我才特别的喜欢,是因为你美,你真,你善。

  你的株干是多么的端直,你的枝条是多么的蓬勃,你那折扇形的叶片是多么的青翠,多么的莹洁,多么的精巧呀!

  在暑天你为多少的庙宇戴上了巍峨的云冠,你也为多少的劳苦人撑出了清凉的华盖。

  梧桐虽有你的端直而没有你的坚牢;

  白杨虽有你的葱范而没有你的庄重。

  熏风会媚妩你,群鸟时来为你欢歌;上帝百神--假如是有上帝百神,我相信每当皓月流空,他们会在你脚下来聚会。

  秋天到来,蝴蝶已经死了的时候,你的碧叶要翻成金黄,而且又会飞出满园的蝴蝶。

  你不是一位巧妙的魔术师吗?但你丝毫也没有令人掩鼻的那种江湖气息。

  当你那解脱了一切,你那搓桓的枝干挺拔在太空中的时候,你对于寒风霜雪毫不避易。

  那是多么的嶙峋而又洒脱呀,恐怕自有佛法以来再也不曾产生过像你这样的高僧。

  你没有丝毫依阿取容的姿态,但你也并不荒伧;你的美德像音乐一样洋溢八荒,但你也并不骄傲;你的名诗似乎就是"超然",你超在乎一切的草木之上,你超在乎一切之上.但你并不隐遁。

  你的果实不是可以滋养人,你的本质不是坚实的器材,就是你的落叶不也是绝好的引火的燃料吗。

  可是我真有点奇怪了:奇怪的是中国人似乎大家都忘记了你,而且忘记得很久远,似乎是从古以来。

  我在中国的经典中找不出你的名字,我很少看到中国的诗人咏赞你的诗,也很少看到中国的画家描写你的画。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你是随中国文化以俱来的亘古的证人,你不也是以为奇怪吗?

  银杏,中国人是忘记了你呀,大家虽然都在吃你的白果,都一喜欢吃你的白果。但的确是忘记了你呀。

  世间上也尽有不辨寂麦的人,但把你忘记得这样普遍,这样久远的例子,从来也不曾有过。

  真的啦,陪都不是首善之区吗?但我就很少看见你的影子。为什么遍街都是洋槐,满园都是幽加里树呢?

  我是怎样的思念你呀,银杏!我可希望你不要把中国忘记吧。

  这事情是有点危险的,我怕你一不高兴,会从中国的地面上隐遁下去。

  在中国的钡空中会永远听不着你赞美生命的欢歌。

  银杏,我真希望呀,希望中国人单为能更多吃你的白果,总有能更加爱慕你的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