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语录_青春励志语录_创业经典语录-语录大全
菜单导航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资本吃人的话语总是有市场

作者: 甘诺颖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6日 13:18:36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掀起了舆论风暴。文章提出一个指控:因为外卖平台对送达时间的要求,外卖骑手不得不超速、违章,导致高伤亡风险。

  外卖骑手交通违章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骑手统一着装,会加深这个大众印象。算法则是平台的,自然是资本吃人,这符合中国人的传统认知。此外,文章通过组织倾向性观点、一些很难说无意的疏漏、以及行文情绪,推动了愤怒。

   于是,当现象印证印象,结论符合观念,再加以愤怒情绪驱动,就会在社交媒体上刷屏。

  外卖骑手,的确辛苦,但很多岗位都可以说出一大堆艰辛。而且,即便如此,这个职业的吸引仍然非常大。

  今年上半年,增加了百万骑手,24.7%的骑手学历在大专以上。这是因为相对来说,骑手是个好工作。骑手工作的最大特征,就是时间自由,多劳多得。每天工作2-3小时,一个月就能挣4000块,如延长到每天工作7-8小时,能挣一万块。所以,在现实中国,这个职业尽管苦却已经比其他许多职业更具有吸引力。

  艰辛只是文章论证的外围与补充,文章的指控的,引发公众愤怒的,也即文章的核心与逻辑起点,是安全问题。但在安全问题上,文章只给出了现象,但却没提及真相。

   一,现象与真相

  现象与事实,并不是等同的。现象是直观的,但真相却需要被揭示。从现象到真相,需要用足够的逻辑去联系起来。洞察现象,才能获得真相。这就是我之前公号里一直说的一句话:“探寻现象之下的真相”。

  文章给出了现象,那就是惊人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上海平均每天就有2.5名外卖员伤亡。在这里,技巧是不区别伤亡,然后,读者思维里,就只剩下亡字。

  那么,到底多少人死亡呢?这个数据并不难得到。8月2日上海的一则新闻说:据交警部门透露,今年上半年,全市快递、外卖行业发生的各类道路交通事故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伤。由此可见,数据并不难采集,但偏偏“伤亡”二字不分。

   那么,先从死亡数字里来揭示真相。

  交通事故与里程有关,跑得越多,事故发生的可能性越大。

  上海电动自行车数量,我查到的估算为600万。这个数字的来源并不权威,但有其他数据佐证。

  1、工信部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保有量超2亿辆。7人一辆,电瓶车适合城市,上海4人一辆,600万,差不多。

  2、杭州电瓶车的发牌量为150万,实际会更多。杭州人口1000万,上海2400万。如果保有比例再高一点,也能达到600万这个量级。

  3、比较权威的是2012年的新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伟民透露,本市登记注册的电动自行车达到270万人,以年均15.8万辆的速度快速增长。实际上,还有大量上外地号牌的超标车以及无牌无证的电动自行车。

  看起来,上海的电动自行车在400-600万辆,取个中值500万。

  上海公共交通发达,会抑制电动自行车的长距离使用比例,假设平均每天跑10公里,500万辆车,30天,就是150,000万公里。

  骑手群体每个月跑多少公里呢?2019年9月,上海的总单量是6350万单,每单里程平均是2公里,那么,一个月就是12700万公里。

  也就是说,骑手的里程,占上海电动自行车总里程的8.4%。如果上海市民的总里程再增加一倍,这个比例会下降到4.2%。

  再来看死亡数字。可以从几个方面推测上海死于电动自行车事故的数量。

  杭州2019年全年涉及电动自行车的道路交通事故1200余起,造成250人死亡。杭州人口1000万,上海2400万,电动自行车保有量为杭州的3-4倍。那么,可以推测上海的这个死亡数字,或在400-600之间。这是基于同类城市的面板数据的推测。

  这个数据也可以从时间序列数据上得到印证。

  东方网的新闻:“记者从今天召开的上海市整治违法违规销售电动自行车联合执法专题会议获悉,2009—2010年两年间,上海电动车事故死亡人数600多人,伤10万人,对上海城市安全运行构成了重大危害。”

  根据本文前述,2012的电动自行车登记数量270万辆,对应差不多同时段的一年死亡300人。那么,现在500万辆,推测一年相关死亡500人左右。

  上海的电动车事故率,会大幅度下降吗?也即这几年,电瓶车多了,但事故并没有同比例上升。这样骑手事故占比就会上升。的确有这个可能,但是,如果真的如此,大概率的会被报道出来。但现实是,这个数据网上没有。哪怕前段强制头盔行动中,也没媒体报道这个数据。所以,采信500这个数据,很可能是保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