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语录_青春励志语录_创业经典语录-语录大全
菜单导航

ofo的终场战事:戴威主动要求滴滴收购 但被拒绝了

作者: 甘诺颖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4日 10:55:45
简介划重点: 1 2019年春天,戴威低下了头,请求滴滴收购ofo。程维拒绝了,ofo对滴滴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戴威曾主动找程维洽谈过多次,但滴滴每次开出的条件都太羞辱了,这导致谈话总

ofo的终场战事:戴威主动要求滴滴收购 但被拒绝了

划重点:

12019年春天,戴威低下了头,请求滴滴收购ofo。程维拒绝了,ofo对滴滴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戴威曾主动找程维洽谈过多次,但滴滴每次开出的条件都太羞辱了,这导致谈话总是不欢而散。

2朱啸虎将手中股份和一票否决权转让给阿里,后者与滴滴互不相让,都不会允许对方成为最后的赢家。ofo为此付出非常沉痛的代价。

3为了取悦投资人,戴威与第三方数据公司合作,买断数据的披露权,选择对ofo有利的数据发布。

4面对滴滴的收购要约,大部分人希望接收,但戴威选择了拒绝。许多人感到无奈甚至愤怒的原因,是他们觉得在戴威眼中,实现个人意志的优先级高于实现ofo整个团队的利益。

采访:卫诗婕、戴敏洁、张炜铖

撰文:卫诗婕 编辑 :何瑫

运营编辑:佟通通 微信编辑:尹维安

“本文来源公众号GQ报道(GQREPORT),更多独家报道请关注GQ报道。

ofo总部的会议室,以全球的地点命名,除了北京、纽约、圣何塞,还有斯瓦尔巴德、乌斯怀亚——世界最南端的小城。这背后蕴藏着ofo的愿景:“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

如今的ofo已在破产边缘。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从誓言改写全人类出行方式到濒临解体,从资本竞相追捧到避之唯恐不及,只是3年时间。

这个时代擅长并渴望创造商业神话。神话瓦解的速度正如它崛起一样快。我们用过去6个月的时间试图解答,一个庞然大物为何倒下,最终发现,这个故事暗合了时代的某种情绪,聚集了人们的野心与欲望。它因狂热而生,也因狂热而死。

戴威低下了头

2019年春天的一个早晨,戴威走进北京金融街丽思卡尔顿酒店,早早地在这里等候程维——作为中国当下出行领域里的领军者,程维掌管下的滴滴同时也是ofo的最大股东。过去两年间,滴滴曾至少3次对ofo提出收购,但都在关键一步遭到戴威的否决。

今非昔比。窗外是北京的春天,原本是共享单车活跃的季节,街面上却再难找到ofo的影子。在寻求多方融资未果后,对戴威而言,眼前的困局或许只有滴滴能解开。

程维留给戴威的时间不多,一会儿在楼上还有个会议。酒店大堂里,当戴威提出请滴滴收购ofo的请求时——这次轮到程维说“不”了。这位久经战场的企业家巧妙地回避了这个问题,说自己“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接下来的时间里,程维与戴威“展望了一下未来”,谈话便结束了。

这并不是程维第一次拒绝戴威。2019年7月,曾有媒体爆料滴滴即将收购ofo的消息,滴滴官方随即发布声明:滴滴不会收购ofo,将坚决支持ofo的独立运营——这在一些人看来正是在讽刺戴威,“那是他说过的原话”。

如今的ofo“对滴滴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多位采访对象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在他们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一手创立ofo的戴威不愿交出公司的控制权——这使得ofo失去了原本发展的可能性,并一路滑向了深渊。

ofo的终场战事:戴威主动要求滴滴收购 但被拒绝了

在这个初夏,ofo后台等待退还押金的人数仍有将近1600万。以每人99元或1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规模在16亿-32亿元之间。一名仍在职的员工表示,“这对ofo来说,是个‘不可能偿清的数字’。” 有用户表示,自己明明没有收到退款,原本界面的“退款中”却已更换为“充值押金”的提示,“仿佛我从没充过押金。”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6月12日发布的公开执行信息显示,因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法人陈正江出境。这家公司正是ofo的运营主体。2019年10月29日,这家公司的法人由戴威变更为陈正江。

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局面之前,戴威并不是没有想过让步。私底下,戴威曾主动找程维洽谈过多次。ofo前高管王拓很多次听戴威提起过,滴滴每次开出的条件都太羞辱了,这导致谈话总是不欢而散。

“就是他跟程维的对话,永远都不是平等的。”戴威曾向王拓转述过这样一番对话:他问程维,滴滴是不是一家永不放弃的公司?如果滴滴是,那么ofo也是。王拓听后劝戴威,没必要置气,该服软就服软。“无论是年龄、经验、社会地位,包括他在社会上具有的Power,哪一项不比戴威强?所以不能以一个特别对等的心态去聊这个事情。”

他尝试说服戴威,ofo在滴滴的规划里,可能就是一个事业部,这是迟早的结果。

戴威沉默。“他不吭声,一般他反对或者不认同的事,他就不吭声。”